文案详情
导航

《长脚的房子》吊脚楼综述配音文案解说词(三)

文化专题片 215 50



据记载七千多年前的河姆渡时期就已经有了用木头立柱架梁的房屋,中国人对家的情感深深根植于心,这长脚的房子就是土家族人生活的依靠,精神的避风港。

经过一代代木匠积累,才有了今天土家人牢固的家,这离不开修建吊脚楼的灵魂人物,掌墨师,就是掌控墨斗魅力的人。一根木材,无论是削、刨、锯、锉,都离不开墨斗中墨线的先行测量。彭善尧20多岁就成为掌墨师,这么多年修建吊脚楼不画图纸,房子的结构、布局都在他的脑海中勾画,然后在各种山势之地呈现奇迹。

自学、自强、自成一派的彭善尧,对徒弟们严格有加,他知道,终有一天徒弟们会出师自立,他不能砸了自己这块招牌。

麻料村被规划为旅游生态村,土家族吊脚楼成为一个铭牌。越来越多的当地居民意识到,自己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原来是块宝。几天前,一个修建吊脚楼的活找到了彭善尧,今天他要到现场勘测一番。这是一处年久失修的老房子,主家想要拆了在原址上扩建,彭善尧打量着、脑子飞速地勾勒着这块土地。

主家想按土家族传统方式建造,每个环节都要,这个消息让我们惊喜,这样就可以完整记录土家族吊脚楼传统营造技艺的全过程了。如今,真正为居住而建的传统吊脚楼已经少之又少,仅有一些商用性质的饭店、景区景观楼以及政府保护性规划的建筑,在政策引导下仍会找到彭善尧掌墨修建。

回程路上,彭善尧走在自己建的风雨桥中,别有一番感触。这座风雨桥是进出麻料村的必经之路,修好之后,村民出入方便了很多,现在有人愿意用传统方式修建吊脚楼,让彭善尧感到很欣慰。

新的项目开始备料,模型也在加紧制作中,闲不住的彭善尧又来到正在施工的酒楼查看进度,有时候他要在四五个工地来回奔波。

建一栋这样两层双吊式的酒楼,大约耗资两三百万。这是酒店的老板,也加入了打磨的队伍中。徒弟彭南江也是彭善尧得意的徒弟之一。

今天的空气分外清新,窗里窗外都是艳阳普照。

一座座吊脚楼拔地而起,彭善尧也记不清自己树立了多少这样的房子,他精湛技艺越传越广,全国各大院校建筑系的学子们常常慕名而来,彭老必会知无不言。

这间不足十平米的小屋,是徒弟田宽武三口住的家。

 “善者吾善之,不善者吾亦善之”。彭善尧,如同他的名字一样,以德立身,以善渡人。

世间情,人生路,冷暖自知。一直给予他人温度的彭善尧,四个月前遭受了人世间莫大的哀痛,白发人送了黑发人,失去了唯一的儿子。


免责声明:以上整理自互联网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(我们重在分享,尊重原创,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)

  • 资讯
  • 最新问题
已经到底啦!